分类 世爵娱乐官网 下的文章

学校提供的协议书。学校提供的协议书。

  江苏一职业院校被指招生虚假宣传

  三年学了一个“不存在”的专业

  按部就班地上了3年学,在即将外出实习的节骨眼儿上,程晓突然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学校下发了一份转专业协议书,要他立刻转专业,否则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这一幕发生在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明达职业技术学院2015级高铁乘务专业班级上。今年9月,新学期一开始,包括程晓在内的35名学生接到了学校“必须换专业”的通知,原因是该专业不存在,学校没法发毕业证和为学生申报学籍。

  学生们翻出了3年前学校的招生简章,简章中曾明确提及学校拥有高铁乘务专业。这些学生在初中毕业后选择进入该校学习,每年缴纳1万多元的学费。但实际上,该专业根本没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相关程序。

  学校给出的解决措施是将该班的学生全部转到旅游管理专业。截至目前,已有30名学生及其家长与学校签订了转专业协议,另有5名学生留在原班级中。转了专业的学生在学校的安排下前往武汉实习,但实习的方向与所学的两个专业都不直接沾边儿;留下的学生则反映,学校安排旅游管理专业的学生进入他们的教室上课,无处可去的他们只能被迫跟着听讲。

  坚持不转专业,意味着3年的专业学习被迫中断;转了专业紧接着就要外出实习,既丧失了原专业的就业前景,对于一片空白的新专业,他们也没时间补上相关的基础知识,无论如何抉择都要面临两难的困境。

  “为什么学校出了问题却要这些学生来埋单?”一位当事家长这样质问。

  上了3年学突然被告知无此专业

  程晓的父母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他的中考成绩不算理想,看到明达职业技术学院的宣传,中考结束后,他选择来到这里上学。按照计划,学完4年的高铁乘务专业,他就可以工作挣钱,也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今年8月,他的计划泡汤了。学校突然给他和班上的同学发了一份转专业协议书,并告诉他们的家长,高铁乘务专业的学生没有毕业证,也没有学籍。

  程晓也发现,从2015年入校至今的3年里,他一直无法在学信网上查到自己的学籍信息。

  程晓读的是五年一贯制的高职高铁乘务专业。按照学校的要求,这些学生初中毕业后入学,前3年按学校的标准收费,后两年按大专标准收费,需要在中专时参加“3+2”分段中职接高职的统一考试,成绩合格者转入高等院校完成两年大专学习,再发两年制的大专文凭。

  但他和多名学生均表示,学校招生时承诺,高铁乘务专业只需学习4年,具体按照“3+1”的情况分段。

  然而,不仅承诺落空,学生称,事发后,学校并未正面给出回应和解决方案,而是通过系主任逼学生们签下转专业协议。目前,学校已将高铁乘务班所有学生的学籍注册为5年制旅游管理专业,包括未签协议的5人。

  和程晓一样,没签署协议的还有林阳。在她看来,学籍背后的问题不是仅仅靠转专业就能解决的。“我们通过正常程序报名入校,每年按学校规定如数缴纳了学费,按时上课,为什么到最后不转专业就没有学籍和毕业证?”

  学校官网显示,明达职业技术学院1995年获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筹建,1996年挂靠扬州大学招生,1999年经国家教育部批准,成为具有独立颁发大专文凭资格的全日制普通高校,校址位于江苏省射阳县。

  在学校专业介绍一栏,经济管理学院下设了旅游管理专业群,其中包括旅游管理、高速铁路客运乘务、空中乘务三个专业。

  9月18日,江苏省教育厅官方微博曾发布通报称:明达职业技术学院承认当年招生存在违规行为。明达职业技术学院既有三年制大专也有五年一贯制高职办学,江苏省教育厅只批准了该校三年制大专高铁乘务专业,没有批准该校举办五年一贯制高职高铁乘务专业。

  教育部2015年10月26日印发并实施的《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设置管理办法》规定,高校设置高职专业,须每年通过专门网站将拟招生专业(次年招生)及相关信息报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报教育部后,教育部汇总公布;除国家控制的高职专业以外,高校可根据专业培养实际,自行设置专业方向,无须备案或审批,但专业方向名称不能与专业目录中已有专业名称相同,不能涉及国家控制专业对应的相关行业等。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联系到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对方表示,高铁乘务专业不属于国家控制的高职专业。但按照《办法》的规定,设置该专业必须经过报省级教育部门、教育部备案,具体的专业方向可根据各省教育部门的要求而定。

  明达职业技术学院高铁乘务班班主任兼辅导员季冬梅也表示,学校确实在招生和培养学生方面存在问题,学校于今年3月被北京北方投资集团收购,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学校只能给学生改报旅游管理专业的学籍。“学校确实有高铁乘务专业,但是大专教育,只招收高中毕业生”。

  此外,学生家长还反映,根据《江苏省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学生可以享受政府财政补贴减免2000多元学费。但3年过去,这些学生从未看见过补贴。他们称,学校还表示,必须同意转专业,他们才能拿到这笔补助。

  对此,季冬梅表示,以前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将国家的补贴按时发放给学生,但目前已全部发放到位。“至于以前是什么原因没按时发,我不太清楚”。

  不转专业不能按计划实习

  今年9月,学校给学生家长寄了几封快递,其中有“学籍注册登记表”等内容。但在这份表格中,可以注册的专业没有高铁乘务,“注意事项”一栏中还注明,超过学校规定期限未注册又未履行暂缓注册手续的,学校可予退学处理。

  林阳回忆,一开始,学校要求转专业,班里大部分同学都不同意。“最初只有两三个同学签署了转专业协议”。

  在她的印象里,后期,学校经常找学生谈话,谈“转专业的利弊”,“好多同学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同意学校的要求”。

  林阳等多名学生表示,学校告诉她们,要么签署转专业协议,然后按照学校的安排前往武汉实习;要么就继续耗下去,到最后没有毕业证,没有学籍。未发放的补助也成了条件,学校承诺,只要学生同意转专业,就可以将没发放的国家贫困生助学金一并发放。

  已经签了协议的30名学生,目前已经按照学校的安排前往武汉实习。但这些学生反馈称,他们实习的内容是空乘服务,每天8节课,都与空乘服务专业相关,除了化妆礼仪等课程内容,其余和高铁乘务专业没有关系,更和转专业后的旅游管理沾不上边儿。

  这些学生还反映,一开始,学校并没明确不转专业就不能到武汉实习,也没有向学生说明到武汉后具体实习的内容是什么,只是让所有同学签署实习安全责任保证书。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安全责任书中,也包含了同意转专业的内容。

  对此,季冬梅解释,考虑到这些学生虽然学籍是旅游管理专业,但以前毕竟是高铁乘务专业,对于这一专业兴趣较高,积累了一定的基础知识,且学生也强烈要求进行高铁乘务专业的实习,“因此学校在实训方面安排了空乘类的培训,因为和高铁乘务有共通之处,学生将来也能有更好的就业方向”。

  她说,对于在实习安全责任书中添加了转专业内容的协议情况,自己并不知情。

  旅游管理专业“入侵”原班级

  目前,高铁乘务班里只剩5名同学未签署转专业协议。林阳回忆,后来,学校老师出面,同意大家继续就读原专业,但并未具体告知学籍和毕业证情况,只让她们继续回校上课。

  这些学生回到了学校。令她们没想到的是,更加难熬的情况出现了:学校将旅游管理班的学生临时调到了林阳所在的教室。

  从未接触过旅游管理专业,甚至连相关的课本都没有,林阳等5名学生就这样跟着旅游管理班上了4天的旅游管理课程。

  意外还是出现了。这些学生的家长前去教室了解上课情况,拉扯中,林阳被推倒在地。因为害怕在学校也会发生类似的情况,事发后,她们一直待在家里。但按照学校的规定,学生必须按教学计划上课,否则会得到相应的处理。这些学生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尽快结束这场消耗战。

  为什么旅游管理班会来到林阳她们的教室?季冬梅表示,目前,这5名学生已自动放弃实习,但学校为了对她们负责,依然给她们开设相关课程,让她们正常上课。

  “按照学校正常的教学规划,目前相关的专业课程已经全部结课,现在只能安排这5名学生进行一些例如语文、英语等人文类的课程,因为教室场地有限,只好安排她们和旅游管理班的学生一起上课。”她说。

  程晓的家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事实上,去该校读书时,程晓最开始被录取到了经济贸易系社区管理与服务专业,但在学习还没满1年的时候,学校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转到了高铁乘务专业。

  “当时学校说,由于社区管理与服务专业的班级学生太少,为了减少成本,要将所有社区管理与服务专业的学生转至高铁乘务专业。孩子觉得高铁乘务专业也挺不错,加上还有两年学习时间,同意了学校的要求。”但未曾想,被要求转专业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

  季冬梅称,高铁乘务班30名学生已经转了专业,只有5名没转,证明学校的处理方式还是能够被大部分的学生和家长所认同,是合情合理的。“在学校方面,已经把这一事件对于学生利益的损害降到最小了”。

  至于学生的损失,季冬梅表示自己没办法给出意见,这件事也不是自己能解决的。“出现问题确实是学校的错,学校在努力处理和解决,如果学生和家长不配合,那也没有办法,高铁乘务专业已经不存在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致电收购该校的北京北方投资集团,对方称对此事并不了解,随即挂断电话,再拨打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又联系到明达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周凯猛,在说明自己的身份及咨询的相关问题后,他挂断了电话,之后多次拨打均未接通。

  “到现在学生和家长没有一点儿选择权,学校让学什么专业,学生就得学什么专业,如果不听学校的安排,就不发毕业证,也没有学籍。我们根本没有途径表达自己合理的诉求。”程晓的家长表示很无奈,“从没想过送孩子去学校读书竟成了这个样子!”

  (文中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本报北京11月15日电

  实习生 乔永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景烁

  承德11月15日电 (张桂芹 张佳伟 李雪松)“提交资料后一周时间就通知我来领证了,真是太快了。”承德市民陈宏说,她刚刚开办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仅7个工作日就拿到了包括劳务派遣许可证、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在内的《行业经营综合许可》,真是方便又快捷。

  按照过去的流程,办理劳务派遣营业执照需要20个工作日,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需要10个工作日,拿到证需要一个月时间,现在承诺8个工作日拿证。再以娱乐行业为例,需要跑五个部门,办“三个许可证”、“两个备案”、一个营业执照。“依据法定时间,整个行业从营业执照到行业经营许可全部办完至少需要94个工作日,现在至多34天。”承德市双桥区行政审批局副局长马轩介绍说。

承德市民在双桥区行政审批局“一证化”窗口办理业务 张桂芹 摄承德市民在双桥区行政审批局“一证化”窗口办理业务 张桂芹 摄

  为有效提升政府服务效率,为当地企业和民众办事提供便利,今年以来,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行政审批局积极推进“办事一次成”改革,优化办事流程、压减审批事项、提升行政审批效能,于2018年9月19日出台了《承德市双桥区行业许可“一证化”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一证化”改革)。

  “一证化”改革是指将原来多个部门颁发的行政许可证从原来的多个部门、多个窗口、分别计算办证时间发放多少个行业许可证,简化为一个部门、一个窗口、一人受理,一次承诺办证时限,发放一张《行业经营综合许可》,从而大大提升行政审批办事效率的新型政务服务模式。这也是河北省首个试行市场主体行业经营综合许可“一证化”改革的试点城市。

  目前,承德市双桥区行业许可“一证化”改革从娱乐、食品经营、美容美发足浴、人力资源、动物诊疗、畜禽养殖业、劳务派遣7个行业试行,条件成熟后,将扩大行业范围,未来所有行业都实行“一证化”办理。

  11月15日,双桥区行政审批局为承德宏灏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宏颁发了河北省首张市场主体行业经营综合许可。

  记者看到,陈宏领取的“行业经营许可”显示有行业类别、主体名称,最醒目的是中间的二维码,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该企业取得的《劳务派遣经营许可证》、《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具体信息一目了然,真正实现了准入即准营。

  承德市双桥区行政审批局局长沈彦泽表示,通过“一单申请、一窗受理、一次勘查、一科办结、一证覆盖、一档归并”的模式,实现一个行业“一证化”,不光是证件的转变,而是理念和服务方式的转变。“我们多服务,百姓少跑路,让群众和企业体会到政府高效便捷的服务,最大程度的享受到改革红利。”(完)

  地铁3号线工体站主体结构开工   3号线与17号线可“T”形换乘

  本报讯(记者赵莹莹)地铁3号线一期又迎来了新进展。记者上午从施工方北京建工集团获悉,地铁3号线一期工人体育场站迎来主体小导洞开挖,标志着工人体育场站正式进入主体结构施工。工体站是目前北京市面积最大、埋深最深的暗挖车站,未来可与地铁17号线实现换乘。

  走在人来人往的工体北路上,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这里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只有高耸的灰白色封闭罩,表示这里有工程在推进。“从2016年6月进场,经过辛苦的勘查、准备和暗挖竖井工作,终于进入了主体结构施工阶段。这也是3号线一期工程土建施工所有标段中唯一一个4个单位工程全面进入施工状态的标段。”北京建工集团地铁3号线一期01标常务经理刘兵科介绍,工人体育场站位于工人体育场北路与新东路交叉口,是地铁3号线与17号线的换乘车站,车站总建筑面积40122平方米,埋深达38米,是目前北京市规模最大、埋深最深的地铁暗挖车站。

  工体周边的三里屯商圈,是北京最著名的潮流商圈,每天人流量巨大。刘兵科说,这也给施工带来了不小的组织难度,“我们所有的出土和运料都在封闭的场棚内完成,至少两天就得周转一次。工地现场还采用了高压喷雾降尘系统、脉冲除尘器等高科技设备降尘、降噪,最大限度地减少工程对周边环境和居民生活的影响。”当然,最大的难度还在于这里位处老城区,地下管线排布密集,且地下水位线正好在车站中部,“我们在挖竖井的时候,最险的地方,竖井就是贴着电力沟过。”

  据了解,作为一座换乘车站,地铁3号线和17号线在工人体育场站将采取“T”形换乘方式,乘客从位于下端、东西走向的3号线站台层出站后,经过步梯到达站厅层,然后便可直接从此进入地铁17号线工人体育场站的站台层乘车前往其他地方。

  正在建设中的3号线一期采取了东西段分段施工的方式,3号线一期西段长约14公里,共设9站,分别为东四十条站、工人体育场站、团结湖站、朝阳公园站、石佛营站、星火站、体育中心站、平房村站、东坝中街站。东段全长7.1公里,西起东坝中街站北侧站端,出站后向东转入规划东坝大街,在金盏沿规划路向北接入终点曹各庄北站。东段共设6站,分别为东风站、管庄路西口站、楼梓庄桥西站、楼梓庄站、高辛庄站、曹各庄北站。J201

  11月13日电(记者 关向东)11月11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10届亚太地区大会在菲律宾马尼拉开幕。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率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出席大会。

  12日上午,陈竺主持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时指出,亚太地区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地区之一,地震、台风、极端天气等自然灾害及传染性和非传染性疾病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人们的生命与生计。面对区域内不断增长的人道需求,国家红会在很多危机事件中第一时间向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支持,红会工作人员与志愿者在人道行动中付出了辛勤努力,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在马尼拉主持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作《北京创新呼吁》实施成果报告。 关向东 摄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在马尼拉主持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并作《北京创新呼吁》实施成果报告。 关向东 摄

  陈竺强调,当今世界积聚了越来越多需要各国共同应对的议题,红十字运动成员增强沟通交流、开展联合行动的必要性和急迫性大大增加。面对复杂严峻的全球性人道主义危机,没有一个国家红会能够独自应对,应当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重新定义和谋划全球人道事务分工,形成人道资源多方供给、人道行动协同推进的多元治理格局。

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青年志愿者。 关向东 摄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青年志愿者。 关向东 摄

  会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主席弗兰西斯科·罗卡发表致辞。陈竺作《北京创新呼吁》实施成果报告。来自亚洲、太平洋和中东地区51个国家的红会以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约300名代表参加大会。

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来自亚洲、太平洋和中东地区51个国家的红会以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约300名代表参加大会。 关向东 摄11月12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第十届亚太地区大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来自亚洲、太平洋和中东地区51个国家的红会以及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约300名代表参加大会。 关向东 摄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致力于本土人道主义行动”。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将讨论亚洲、太平洋和中东地区一些最紧迫的人道主义挑战及应对举措。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将围绕“气候变化与应急救援”、“当代社会的志愿服务”、“人道主义教育”等议题参与大会论坛发言讨论。